叛逆的力量:PUNK教母Vivienne(三)

Vivienne Westwood来自英国南方,1941年她生于一个叫丁特威斯特尔村的小地方。父亲在冰淇淋工厂的机械车间工作,尽管出身并不富有,但她的童年是幸福的。Vivienne Westwood自幼聪敏过人,学习优秀,中学时屡获奖学金。以后,她的双亲省吃俭用,捐买到了南方哈罗镇的邮政局的差事,于是举家南迁。后来她回忆自己的思想时说,我到哈罗艺术学校学习时,还完全是工人阶级的思想。她在哈罗艺术学校学习了一个学期,学的是金银首饰设计。那时她梦想当一名教师,为了进师资培训大学,她先到柯达工厂挣钱,然后上学当教师,当时她想我能同时做教师和作画。

不久,她结婚了,并生了个儿子本杰明。她喜欢画画,但不喜欢干家务,最后她同丈夫仳离了,她认为导致离婚是丈夫思想懒惰。Vivienne Westwood从来不是那种按部就班的人,作为一名教师,她也不是校长喜欢的那类人,尽管学生们很喜欢她,但她毕竟不善于与同事相处。于是,她不得不设计制作珠宝,并拿到波托贝洛街上去卖。

通过她的弟弟她认识了对她成功有重要影响的马尔姆·麦克莱伦。他俩像两股游荡、摇曳而疯狂的电流,一旦相遇便会产生出强烈的闪电,志趣相同终于使他们走到一起了,麦克莱伦成了她的良师益友和合伙人,Vivienne Westwood在思想上则追随他日趋信仰无政府主义。

1970年,Vivienne Westwood向母亲借了一百英镑,和麦克莱伦合伙在伦敦的英王道430号开店,后面是一间命名为伊甸园的汽车间。起初,他俩出售五十年代摇摆乐和滚石乐的录音。然而Vivienne Westwood的兴趣在服装设计方面,不久她的第一套服装系列问世,它是受到西方都市青年反叛精神启发后创作的,人们称之是特迪哥儿们风格,获得了社会的重视。

她的设计完全摆脱了传统的服式特点,用几乎是粗暴的方式将各种不可想象的材料和方式进行组合。而恰恰正是这种怪诞、荒廖的形式,博得了西方颓废青年的喝彩。

Vivienne Westwood的设计构思是在服装领域里最荒诞的、最稀奇古怪的,也是最有独创性的。七十年代末,她的设计中多使用皮革、橡胶制作怪诞的时装,膨胀如鼓的陀螺形裤子;不得不在脑袋上先缠上布的巨大毡礼帽;黑色皮革制的T恤衫;海盗式的绉衣服加上美丽的大商标。甚至在昂贵的衣料上有意撕成洞眼或做撕成破条的跳伞服装。八十年代初期一个大胆的做法是;内衣外穿,甚至将胸罩穿在外衣外面,在裙裤外加穿女式内衬裙、裤,她扬言要把一切在家中的秘密公诸于世。

她的种种癫狂的设想,常常使外国游客们毛骨悚然。她甚至可以使衣袖一个长一个短,长的到四英尺,撕成碎块,拼凑不协调的色彩,有意缉出的粗糙缝纫线,总之,这些都成为她的设计手段,或者说,设计风格。 她的狂乱的想法也反映在不断更换的店名上。1971年,店名是让它摇摆吧!1972年改作走吧,快得没法活;继而改作年轻死了,1974年改为性感,开始为朋克经营橡胶和各种原始材质的服装。1977年又改作叛逆者她扯出反叛的旗号。她说:我们的兴趣所在,就是考虑反叛,我们想以此惹恼英国佬……。

1980年,著名的世界末日店诞生了。世界末日之所以成为当今世界上出名的时装店,就因为它是和法国时装店完全相反的时装店。因为她的店里一切都是荒诞无稽的,七歪八扭的楼梯,逆向行走的时钟,和稀奇古怪的服饰。世界末日的第一个系列叫海盗系列,用绉边宽松的下垂到膝的裤子,加上红、橙、蓝的粗糙印花上衣,显示出一种粗野、放荡精神。世界末日很快成为伦敦英王道上现代青年推崇的圣地。

1982年,她的第二家商店泥淖的怀旧开张,那里经销朋克青年喜欢的各种保持竖发用的油脂,五颜六色、千奇百怪的化妆品。Vivienne Westwood推出的怪装鼓舞着街头的朋克,尤其是英王道和哈默史密斯宫的朋克部落民。

自1972年她在伦敦展出了她的作品,她便确立了自己反常规的服装风格。近三年里,她曾五次在巴黎表演,她的作品出现在意大利、瑞典、挪威、比利时、荷兰、法国和日本等国,在日本她的追随者不少,运用同样荒诞的手法设计那些或紧得可怕或超大宽松的服装。她不无得意的说:有人奉承我说,是我那种撕裂、特大、破相的设计启发了日本人。

他们是七十年代初,背着相机来英国的采风人,日本和英国一样,是个岛国文化,它的发展不能不赖以其他文化。 世界末日创造的风格,应该说,主要基于他们的无政府主义观点。Vivienne Westwood和麦克莱伦支持各种青年反叛流派,而这些流派亦依次成为他们设计的灵感之源,他们把宣言印在T恤衫上惟有无政府主义最美。

在他俩共同的事业里,Vivienne Westwood是一个实干的设计家,她设计并制作,而麦克莱伦更多的是思想上、字面上的设计和创作,这位长得温和、文雅、面似和善的人,有一头可爱的卷曲红发,但他倒是个坚定的无政府主义者,他曾是英国摇摆乐团性枪手的组建者,他的种种狂热的思想无疑感染和支持了Vivienne Westwood。

在反对越战的中,麦克莱伦曾被捕,Vivienne Westwood闻讯自愿入狱。他们声称要暴露我们这个社会的堕落和虚伪。Vivienne Westwood说:我们冲击了我们自己的文化以及一切迷信。我们试图找到我们真正的自由。 如何评价Vivienne Westwood的设计呢?对她的创作的评价,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,或不耐烦。她有艺术家的创作激情,但缺少政治家的清晰头脑。不过正如她所坚信的,文化反映了社会,而时装则是社会文化中必然显露的一部分,她的创作所代表的正是现代社会的所谓亚文化群。

正是她的创作思想基于政治上的无政府主义和艺术上的反传统精神,八十年代,她以朋克为调色板,创造出为现代某些青年喜爱的服饰,她也曾因此被称为朋克之母。Vivienne Westwood的一些古怪念头总是最初一瞬间里蹦出来,这种思维通常表现为扭曲的缝线,不对称的剪裁,尚未完工的下摆和不调和的色彩,她的目标很明确:就是向时装界的传统偶像挑战。尽管她常常以十分崇敬的口吻提到夏奈尔、维奥内、阿玛尼,但她的创作成果却是反对他们的。她曾把一位遵守传统的女装设计家L·阿许莉称之为最蹩脚的设计家,她把妇女打扮成小孩,像躲在卧室里的小可怜或傻瓜一样。

历史从来都是由不满历史者来撰写的。改变现状,反对传统服饰,这在二十世纪服装史上已不是鲜见的主张了,但像她这样对传统高级时装的彻底否定,用反传统的粗暴方式来冲击服装美学,无疑在八十年代她是独树一帜的,她的影响不可能不波及时装界。1982年,英国杂志《观察者》称Vivienne Westwood是英王道上的皇后。文章说,世界不能否认她的影响,从世界末日到巴黎舞台,她作为一个先锋战士,一个现代文化之母,其创造性思维启迪了许许多多的现代设计家,她为他们打破了桎梏,冲击了所谓窒息的时装沙龙。

社会就是这样的一个奇怪组合,Vivienne Westwood和朋克对传统时髦的藐视,对传统美的摒弃,却使这种反时髦反时尚的样式又成为一种新的时髦、新的时尚。如果说Vivienne Westwood的设计常常因过于极端,是欲速不达的话,那么其他设计家则淡化她过激的方式而开创了时装设计的新路子。

那么究竟如何评价她的设计呢?她的设计或许是预示了时装的未来走向,或许仅仅是误入歧途的荒廖玩笑而已。

叛逆的力量:PUNK教母Vivienne(三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