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家代表吁放宽气价气量基数 鼓励用燃气替代电

目前居民的能源结构不是特别合理,因为燃煤电价便宜,居民使用电的倾向性更大,以电热水器为例,使用率接近80%,而燃气热水器的使用率却不高。在发达国家,燃气热水器和电热水器的使用率已经接近1比1。从清洁角度来看,使用燃气比燃煤发电要好。这次燃气实行阶梯价格,正好是一个机会,如果有可能,可以把燃气的优势放大一些,鼓励老百姓更多使用燃气替代用电。

更倾向于方案二,因为两相比较方案二的阶梯要缓慢一点。如果有可能,阶梯气量基数可以更放宽一些,比如家里有四五口人的居民用户,可以适当提高基数,让老百姓觉得用气还是更划算。 孙文文 J192

天然气价格调整应该有理有据。第二个方案更有道理,因为更充分地照顾到了最基层市民的用气需求,同时利用价格杠杆抑制了高消耗用户。

在天然气平均价格不变的情况下,价格梯度应该拉开一些,否则起不到作用,目的是为了抑制某一些浪费。作为市民,自然是希望价格越低越好,但从公共利益出发,最重要的是节约能源,保护资源和环境,这才应该是调价的最终目的。 本报记者 张航 J067

对用气最多的人去补贴化,更能培养节约意识。两套方案差距不大,但预计支持第二套方案的人更多。原因是两套方案中,对于前两档用气量的划定都覆盖了全市约95%的用气消费者;而其中的差别是,对于这95%的消费者,第二套方案调价的幅度更小。两个方案都是对用气量特别多的人减少补贴;将来,或许最好的方案是对用气量最多的一部分人“去补贴化”,这样做更能鼓励社会培养节约资源的意识。 殷呈悦 J241

面向学校的全体教职员工对两种听证方案做了调研。对208人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,26人支持方案一,即首档气价为2.28元/立方米不变,第二档和第三档的价格分别为2.7元/立方米和3.5元/立方米;剩余的人则表示支持方案二。本人也赞成方案二。

所调研的教职工人群,对壁挂炉自采暖的问题关注度较高,部分人群对“两套方案对壁挂炉自采暖进行单独计量,第一档增加1500立方米,第二档增加2500立方米”的提法有疑惑,大家会觉得不够使。不过,即使这部分人群,也大多表示赞成方案二。 牛伟坤 J191

更倾向于选择方案二。从两套调价方案看,方案二拉开的尺度更大一些,对遏制浪费能起到一定作用。

之前也在周围居民中进行了调研,大家对两套方案的态度多是无所谓。是不是可以考虑在0到150之间再设置一档,4个阶梯行不行?这样能体现出对节约能源的鼓励。两套方案阶梯幅度都偏小,如果再大些,会更有利于节约。

另一个建议是,希望政府加强价格监督,比如燃气入户安装费,到底应该怎么收?收多少?能不能出台一个指导规范? 本报记者 杨滨 D044

两套听证方案,都是以户为计量单位,这就出现一个问题:如果一户人家有七八口人,即使每个人都很节约,用气量也可能因为人多而超出第一档标准。这次参加气价听证会,希望能明确一户多人到底要不要单独考虑;如果单独考虑,是按户口本儿上的人数算,还是按实际居住人数算,这又是一个问题。两套方案哪个更好?其实都差不多。 殷呈悦 J241

专家代表吁放宽气价气量基数 鼓励用燃气替代电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croll to top